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羊入狼口
羊入狼口

羊入狼口

抓住罪犯是件不容易的事,可是主动引发犯罪也挺困难,一连几天,慕凝换上各种或性感或清纯或可爱的服装,故意挑偏僻的小路散步有时还很晚才回去,但是一点罪犯的影子没有,上学路上偶遇给她录笔录的警察,闲聊中得知那伙人也再没作案。

  「不会收手了吧」慕凝想着,突然有点后怕,万一只是引来普通的犯罪分子那麻烦可大了「以前真没想到呢,这可怎么办,好不容易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无论如何,慕凝决定再试一次,晚上,在精心梳洗打扮之后,她换上薄薄的白色衬衫,粉色的胸罩若隐若现,比较宽松的款式显得她格外单薄,下身一条很短的牛仔短裤紧紧包裹着尚不丰满的臀部,脚上染着鲜红的趾甲,穿着一双白色的坡跟凉鞋,点缀着星星饰品的银色脚链闪闪发光,让裸露的双腿格外有诱惑力。
  「是个男人都不想错过吧…少女鲜嫩的身体哦…都来尝尝吧。」慕凝默念着,她觉得自己虽然表面上仍然是个清纯少女,可是内心早已放荡不堪;虽然仍是处子,但是对性的渴望却无比强烈。

  她正这么想着,一道刺眼的亮光打断了她的思绪,一辆很大的面包车从身后驶来停在了她的身边。

  来了?慕凝觉得自己心跳快停了…

  副驾驶的车窗放了下来:「小妹妹,知道Xx怎么走么」副驾驶探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脸。

  只是问路的么,不对,接着车里昏暗的灯光,她看到车后排似乎还有两个人。
  犯罪分子应该是乘交通工具…

  有四个人…

  瞄准单身的女孩…

  不会这么巧吧,慕凝的直接告诉她,这就是她要找的那伙人。

  「喂?小妹妹~」

  「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她根本就没听清那个人要去哪。

  可是面包车就这样合上的车窗要开走了。

  「只是问个路而已么…」慕凝有种说不出的失落。

  面包车几乎刚一启动就停了下来,紧接着车门打开,慕凝猝不及防被从上面冲下来的两个人一把抓住。出于本能恐惧,她拼命挣扎着,但是柔弱的她怎么是两个男人的对手,最后还是被拖上了车。

  「是他们。」车门关上的一瞬间,慕凝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但她没有停下动作,仍然装作一个突然遇袭的小女生一般惊慌的想摆脱控制,不过她只用了很小的力气,这样不会弄伤自己。

  面包车拆掉了大部分的座椅,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床垫,上面铺着很软的被褥,慕凝被推倒在上面的时候感觉非常惬意,这令她很开心。

  接着,一个男人拿出了一条绳子,慕凝心里一惊:不会要直接勒死她吧。可是他只是捆住了她的双手,紧接着她感觉自己的双脚也被困住了。绳子和勒死那个女孩的那条一样,质量很棒,很结实也很光滑不会弄伤她的皮肤。

  捆好之后他们就放开了慕凝,她就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一扭一扭的缩到角落里,但心里想的却是:他们一会打算怎么享用我呢?

  「小妹妹」那个刚才问路的中年人开口了「别害怕,只要你乖乖的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让我死的漂亮一点就好…

  「我们只是想操你,把你操爽了我们也爽,这样大家都开心」接着他转头对另外三个人说「你们说对不对啊~」

  其他三个人嘿嘿一笑。

  不管如何放荡,慕凝毕竟是女孩子,男人当着她的面口出秽言还是让她脸上一红。

  「老大,你仔细看,这妞真他妈正点…」旁边以为染着黄头发的年轻人对中年人说。

  「然我看看…」当那只粗糙的大手碰到脸颊时,慕凝触电一般的闪开了,这不是装的,她虽然时常幻想,但很少和男性接触过,一个陌生男人冷不丁摸她的脸让她非常害怕。

  「乖乖地…」被叫老大的人好像在哄自己女儿一般语气让慕凝少了些抗拒把头抬了起来。夜晚光线昏暗加上刚才一阵手忙脚乱根本没人注意慕凝的长相,她这一抬头在场的四个人被这惊为天人的模样惊呆了。「老四,眼挺尖啊…」老大呆呆地说。

  看着四个男人震惊的模样,慕凝心里一阵好笑,如果韩家姐妹俩在这里的话你们不得当场心跳停止啊…说到这里,我还没跟她们俩好好道别呢。

  「是吧,比那之前的六个捏一起都漂亮。」

  「没想到能玩到这么漂亮的学生妹啊~」

  「别说玩了~见都没见过。」

  慕凝此刻真实的感觉到了恐惧和无助,就像她笔下的那些女主角一样。这种感觉,既害怕又兴奋,真想马上开始。

  「我…我才16岁…放过我好不好~求求你们了~我不会说出去的。」慕凝忽闪着大眼睛,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几个男人恨不得立刻撕烂她的衣服强奸她,但是领头的还是耐着性子回答她:「能不能放你走,得看你的表现了,像这些…」老大拿出手机翻出里面的照片摆到慕凝的眼前。

  天啊!慕凝觉得自己心脏猛地一缩,手机的屏幕上一张张播放的是那六个被杀害的女孩的死状,她们的相貌各有不同表情或狰狞或平静,尸体的姿势也各不相同,但被赤裸的身体、身上精液和屎尿一塌糊涂,颈部青紫的勒痕是她们共同的写照。「啊!这是…」最后一张照片就是她发现的那个女孩——后来她知道了那个女孩的名字:赵心颖。

  「怎么小妹妹你认识她?」

  「她的尸体…是我发现的」看到尸体的照片的时候,慕凝兴奋得浑身发抖,当然在旁人看来好像是在害怕,但是她既紧张又兴奋,她终于可以100%确定这些人就是她要找的,那六个女孩尸体也完好无损。

  美丽又性感的死亡,一定可以的…

  「那我们真是有缘啊」老大继续说:「我们之前遇到六个女孩子,可惜她们都不肯乖乖的,就是这种结果。小妹妹你要不要乖啊。」

  慕凝拼命地点头:「我…会的…」

  「那可太好了,乖女孩才可爱,呵呵」老大笑得很邪恶:「你叫什么名字啊」「慕…慕凝」少女清澈的目光时刻撩动着男人心里的欲火

  「名字和人一样美哦,那叫你凝儿怎么样。」

  「随便啦…我是说,可以的。」

  「那么凝儿,咱们进入正题吧。」说完老大伸手要解开她的衣扣。

  「啊!~」本来一直期盼快点开始,但是真的要被凌辱的时候慕凝还是惊慌失措地躲避男人伸过来的手。

  「不乖哦~」老大看出她只是本能反应而已,并没有生气。

  慕凝把被捆住的的双手伸到他面前,白衬衫的袖子很长,绳子直接捆在了袖子上:「这样脱不掉的,帮我解开吧,我自己脱可以么。」

  没想到这个女孩这么配合,老大一下子笑开了花:「小美女主动脱衣表演我怎么能拒绝呢?」

  「不过」旁边另一个一直不说话的男人突然开口了,吓了慕凝一跳:「你要是敢耍花招…」

  匕首的寒光让她心里一紧:看来必须要小心了,要是激怒他们很可能死的就没那么好看了。

  「老二,说说就得了,别掏家伙吓唬人家小姑娘嘛~」

  「到时候杀了你再划烂你漂亮的脸蛋,叫你做鬼也没法见人。」

  「不会的…我知道该怎么做」慕凝甚至挤出一丝乖顺的微笑:「再说,你们四个男人害怕我一个女孩子么。」

  「当然不会,叔相信你的」说完老大解开了她手脚上的绳子。

  啊~我的凉鞋…慕凝这才发现自己的白凉鞋在刚才挣扎的时候掉了一只,脚底还沾了不少黑灰。但是她没工夫去悼念她那只昂贵的凉鞋,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她仍然没失去淑女的风度,先是从容不迫地理了理被弄乱的长发,然后轻轻解开了自己衬衫的衣扣。一颗、两颗…终于,原本在衬衫下或隐若现的文胸羞涩的从敞开的衣襟里露了出来。

  双手往两侧一掀,丝滑的布料从雪白的香肩上滑落,然后从袖管里抽出手臂,衬衫彻底离开了她的身体。

  把衬衫简单的叠了一下放在一边。慕凝手有些颤抖,毕竟是女孩子,在男人面前裸露身体对她来说还是一件极为害羞的事情。但是她没有停下来,继续脱下了文胸用一只手小心遮掩着裸露的椒乳,细腻的皮肤让人忍不住咬一口。表演继续着,她用另一只手费力地解开了短裤的扣子并拉下了拉链,